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帝和华庭 >> 正文

【江南】艰难的青春(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满满一水池碗碟,只只都很油腻,拿在手里滑的几乎捉不住,所以我只好努力地往池子里倒洗洁精,看着大大小小的泡沫挨挨挤挤在水面飘着,我一边洗一边叹气,觉得自己倒这么多的洗洁精是不是太浪费了。要是在自己家里,够用就行,我说什么也舍不得倒这么多。在我身边的阿姨也是满满一池子的碗碟,一边洗一边嘟嘟囔囔,我听不清她在嘟囔什么,可她一个劲儿嘟囔,我实在烦,——因为她影响我思考问题,可我只得忍着。唉,我想趁这个比较安静的时间构思语文老师布置的作文,不愿意有人在耳边絮叨。

也许是我一直不说话,身边的阿姨觉得一个人嘟囔没意思,偏了偏头看我:“丫头,你这么小就来做这种活儿,不嫌累么?唉唉,你看看这些东西,多难洗,你……唉,不是作践人么。”

我没有听明白她的话,只得含糊应付:“什么呀,阿姨?”

“丫头,我老了,做这活儿也就算了,你怎么也来做?你看看,这么脏,你就不嫌弃么?真是好孩子,这么肯吃苦。唉唉,我女儿要是也像你,该有多好。”

“阿姨,这没什么啊,这些活儿又不是太重,我能够做的。您的女儿不一定也要做这些的,做别的活儿不也一样吗?”我不愿意让别人夸奖我,这样只能让我惭愧。我知道,比起我妈妈的辛苦,我连万分之一都没有。

“呵呵,小姑娘。”阿姨笑笑才说,“做别的?我女儿回了家就知道看电视,还给我做活儿?不叱喝我就是好的了。”说着她又叹气,“我女儿要是有你一半好我就念佛了。”

我不愿意多和她说话,只想赶快把我手里的活儿做完,拿上三十元走人。

我是早晨八点来的,现在是下午四点,只要把这一水池子的碗碟洗完,我今天的任务就算完成。我要赶快回学校,老师布置的作业我还没有做多少,真的急。

阿姨继续絮叨:“现在的女孩子啊,都是讲吃讲穿,来回和别人比较,就知道虚荣,那有你这样的啊,小小的人儿就愿意来这饭店打工,唉,真是……”

裤兜里的手机响起来。

哦,我有手机,这是我唯一的奢侈品。本来我不要的,可妈妈说我很少回家,她想我,看不到人听听声音也行,所以给我买了只手机。

我忙把手上的水甩了甩,又用身上的围裙擦了擦手才掏出手机,屏幕显示的号码是陆涛,我说:“陆涛,有事吗?”

“你在哪儿啊,婷婷?”陆涛的声音很焦急。

“我……我在外边,什么事这么急?”

陆涛的声音还是急:“你……你什么时候才能回学校?”

“就快了,你不是回家了嘛,回到学校了?”明天下午才上课,我想他是提前到学校了。本来我也是想回家的,可回家要好几十元的路费,我不想把钱花在车费上,因为过不了多久就要放寒假了。

“是的,我到学校了。去你宿舍问人,说你不在,我才打电话。”陆涛说。

看着半水池的碗碟,我说:“那好,我回去再说,先挂了。”

洗完碗,我从老板那儿拿到今天的工资——三十元,然后坐公交车赶回学校。气喘吁吁跑到宿舍,爬在床上看书的室友小薇仰起头来,阴阳怪气的声音向我劈面而来:“喏——,刚刚陆涛找,给你……带的吃的……”

我看见了我床上放着一只罐头瓶,还有塑料袋里包裹着什么,走过去坐在床上,我笑着打开塑料袋,里面是油条,我把塑料袋和罐头瓶拿到屋子中央的长条桌上,没有在意她的阴阳怪气,很诚恳地说:“别看书了,下来我们一起享受一下。”说实话,十二点的时候吃了一只小馒头,我还是真的有点饿了。

唉,别看我是在饭店打工的,可人家饭店不管饭,我们要吃的话自己买。我才不花那么多钱去吃她贵死人的饭菜,想想吧,要是有钱我会去打工吗?

小薇摇摇头:“还是你自己享受吧,我中午吃过了,一点都不饿。”

我顾不上再和她客气,伸手拿起罐头瓶拧开盖子,从塑料袋拿起油条沾着罐头瓶里面的辣肉酱吃起来,我吃的太猛,迫不及待咽下去的时候剧烈地咳嗽起来。小薇忙坐起来,双脚伸进拖鞋就跑到柜子前拿了一只杯子,又跑到暖瓶前蹲下去倒了开水,把杯子放到我面前的时候,她看了我一眼才说:“又没人抢你的,急什么。”

我顾不上水烫,端起杯子就喝,小薇忙按住我的手:“稍等一下再喝,烫。”

我是急了,不好意思地笑笑。

小薇怜惜地看我一眼:“我说你啊,唉,这么冷的天,你说你……”她一边说一边拿起另外一只杯子来回倒水,这样水冷的快,我知道。

上次我是去一家商场做促销员的,晚上回来嗓子都哑了,小薇说我要钱不要命,我也只好认了,因为我实在不愿意再多说一句话。不光小薇,我们宿舍知道我出去打工的室友都说我是“钱迷”,可我不想解释什么,钱迷就钱迷吧,我想能够挣一点是一点,只要能够减轻妈妈的一点负担我都愿意。

小薇把水杯递给我后,我只是感激地看她一眼就仰头喝,然后冲她笑。

小薇摇摇头,大人似的叹口气:“明年就高三了啊,你不知道吗?现在是我们的关键时刻,我想你还是别再出去打工了。当然,我知道你成绩好,不在乎这点时间,可是……”

“我知道你是为我好。”我停止了咀嚼,笑笑说,“小薇,谢谢你关心我,可我……上次我在商场看到一件很漂亮的毛衣,想给我妈妈买,所以……”

“孝心可嘉,勇气可嘉,可是这天气很冷,你不怕冷吗?”小薇还是对我有点担心。

“没事的,我不怕。”我一边继续往嘴里塞食物,一边看着小薇说,同时还笑。

此时陆涛走了进来,有点责怪地说:“你怎么又出去了,都不知道你出去忙什么。”

“她……”小薇正要解释,我连忙用眼神制止,“出去买了一本书,这不过分吧。”

“哦,是这样啊。”陆涛看我吃的津津有味,改换了笑脸,“怎么样,上次你说好吃,这次我特意让我妈妈多做了一些,我妈妈说这猪肉老贵了,你家喂那么多猪都不肯吃肉。哦,我妈说,你要是喜欢啊,下次你买肉,我妈妈给你做更多的肉酱。”

我嘴里含着沾着肉酱的油条,突然觉得奇香无比的滋味没有了,只剩了难过,我想把嘴里的食物吐出来,可最终还是咽了下去,只是把这一口咽了下去后,剩下的再也吃不下。

陆涛看我不再吃,笑着问:“怎么了,不吃了?”

“吃饱了。”我回答。我知道陆涛说话有口无心,所以尽管心里不爽,并没有多说什么。何况陆涛对我一直都很好,我没有理由让他不开心。

陆涛笑笑:“把你的英语笔记给我看一下?”

“好吧。”我从枕头下把笔记本拿出来给了他,“你就为这个急着要我回来?”

陆涛点头,伸手接过来,犹豫一下说:“那……你休息一下,我走了。”

我点点头,看他离开。等我扭回头来的时候,发现小薇正目不转睛盯着我,眼睛里是疑问、不解、疑惑等等。我知道小薇的意思,可我真的不想解释。我只是觉得难过,就为陆涛说我吃他辣肉酱的话,不由自主我的眼泪流了出来,我……我真的想哭。

小薇大概被我吓了一跳,眼睛里有了紧张:“怎么了,婷婷?刚刚还好好的,怎么……”

我知道小薇对我很关心,在这个宿舍里,她因为离家太远回去的时候极少,而我因为回家要几十元的车费所以也回家少,我们两个是伴,当然,不仅仅是在这点上同病相怜才要好的,更多的是我觉得小薇是真的对我好。每次我外出打工回来,小薇都照顾我,很细心的照顾我,我很感激。小薇也是很安分的女孩子,就算星期天,除了外出买东西她是不离开宿舍的,所以我打工回来一般的时候都能够看到她。今天“辣肉酱”的话被她听到,我觉得有点羞有点难堪,更多的是……难过,所以我控制不住流泪。

“小薇,我……”我想她对陆涛和我的关系一直有怀疑的,——我觉得她怀疑我和陆涛谈恋爱,因为陆涛对我的好。“你知道陆涛……为什么对我好吗?”我哽咽着说。

“这……这没什么啊,同学之间关心一下是应该的啊,何况……你们是一个村庄里的。”小薇说的满不在乎。

我知道小薇的话言不由衷,想把实情告诉她,一来为陆涛的不会说话,二来也为消除她的疑心。毕竟我们也是情窦初开的少女,学校里谈恋爱的同学很多,我不愿意被她怀疑:“小薇,我……我爸爸……就因为救他爸爸……残废了。”

小薇的目光突然受惊般抖了一下,如同看到了不该看到的东西一样惊异不信:“你……说什么?”

我艰难地解释:“我爸爸和他爸爸一块儿出去打工,是在山上修高速路的,山坡就要塌下来,他爸爸不知道,我爸爸忙拉他跑,结果被塌下来的石头砸伤了腿,……我爸爸残废了,一条腿……没有完全好,所以,所以……”想到爸爸一瘸一拐的身影,我心里刀扎一般痛。双手捂住了脸,我再也说不下去。

小薇扶我坐到床上,伸手拍打我的肩头,声音里也带上了哭腔:“别哭了,婷婷,你要再哭……我都要哭了。”

终于放寒假了,同学们就像一窝蜂那样冲出教室。我当然也高兴,——可以回家了啊。我有了那件紫色的毛衣,我想妈妈看到后一定非常非常高兴,心里想着妈妈看到衣服后的惊喜,我心里比吃了蜜都甜。还有,我还用打工的钱买了各种小吃,这些东西可都是妈妈永远都舍不得买的,不知道爸爸妈妈吃了以后会怎么说。哦,爸爸还不知道是不是回家了呢。本来想打个电话问问的,想到就要回家,还是算了,别问了,就省了这一毛钱的电话费吧。

上车下车,背上背着大书包,手里提着大袋子,我这“满载而归”不知道妈妈会高兴成什么样。

陆涛送我到家门口,看到我家大门紧闭吐吐舌头说:“我要回家了,你自己想办法。”

我点点头。进不了家门只好给妈妈打手机:“妈,我回来了。”

电话那头传来妈妈高兴的声音:“婷儿,钥匙在大门口那块砖头底下,你自己开门,妈妈还需要等一会儿才能够回家。”

“哦,那……妈妈回来我们吃什么?”我想给妈妈做饭,等她回来我就可以把饭菜做好的。

“你自己想吃什么呀,先做点你自己吃,等我回家了再做,你爸爸今天不回来了,只有我们两个。”妈妈回答。

“哦,知道了。”我挂了电话后,从砖头底下拿出钥匙开了大门,又开了屋门。

放下了所有的东西,顿觉一身轻松。我仰靠在沙发上,东张西望了一阵,才站起来,妈妈把家里收拾的井井有条,不用我打扫,我能够做的就是给妈妈做饭。

等我做好饭菜的时候,妈妈正好回来了:“妈。”看到妈妈回来,我忙迎上去,甜甜地叫。

妈妈看到我,脸上的皱纹里都是喜色:“婷儿好久都没有回家了,想不想妈妈?”

“怎么不想?”我像一块麦芽糖一样黏在妈妈身上。只是,我看到妈妈笑的时候脸上的皱纹更深,心里有点难过。

妈妈摸着我的头,笑着说:“都这么大了,还撒娇?”

我仰望妈妈:“妈,你干什么了,才回来?”

“哦,不是快过年了嘛,很多人家需要小时工干活儿的,妈妈想多做点,这样你爸爸就轻松一点。唉,拖着半残的身子给人家看大门,……也是的。”说起爸爸,妈妈脸上的笑容消失。

我不愿意让妈妈难过,忙奔过去,从塑料袋里面掏出我买的毛衣:“妈,你看,我给你买的,妈妈喜不喜欢?”

我看到妈妈的眼睛亮了一下,神情十分喜悦,但随即脸色变得阴暗:“谁让你给我买衣服的?你不吃饭了吗?谁让你省钱给我买衣服?你看看你,跟一根豆芽菜有什么区别?以后不能给我买衣服。”

妈妈不知道我这钱是打工挣来的,妈妈也不知道我打工,我忙笑:“妈——,哪有啊,这衣服是打折的,商场处理,没有几个钱就买了,我们几个同学都买了,我觉得这个紫色适合妈妈,就买了紫色。”

妈妈的口气缓和了下来:“以后就算打折处理的也不许再买,想买的话等你考上大学以后,自己挣钱了再买。”

“好好,我听妈妈的,以后不买了。”为了不让妈妈长篇大论地教训我,我连忙答应,然后故意做出讨好的笑。

妈妈无奈笑笑,接过了我手里的毛衣,仔细看了看,口气里满是怀疑:“婷儿,这衣服……那儿那儿都很好,是很贵的那种,怎么会打折?”

“真的真的,要不是打折我怎么买的起?”看到妈妈疑心,我忙解释,“我们宿舍几个人都买,所以我才买,不贵。”

“哦。”尽管妈妈半信半疑,可没有再说什么。

我怕妈妈看出什么再次询问,为了转移妈妈的注意力,又忙说:“妈妈,还有,我买了很多点心,你尝尝好不好吃。”

妈妈看我忙着从包里往外掏,然后笑着说:“这些啊,我就不吃了,我有了衣服就不能再吃了。哦,每样给你爸爸留一点,剩下的都给你奶奶爷爷送过去。好久了你没有回家,回来了还不快去看看他们,他们老惦记你呢。”妈妈放下衣服,把我买的点心每种都拿出了一点放在一只盘子里,接着说,“把这点装起来给你爸爸吃,袋子里的你给你奶奶他们送过去。哦,去吧,先去看看他们,等你回来了我们再说话。”

“嗯,好的,妈妈。”我没有反抗,顺从地接过妈妈装好递给我的食品袋。

托吡酯有什么功效
怎样预防继发性癫痫
治疗羊癫疯有什么土方法

友情链接:

诟龟呼天网 | 爬行垫厚度 | 白豆腐的做法 | 如何养好乌龟 | 员工补充医疗保险 | 笑倾三国 | 同济后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