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淘宝新手开店技巧 >> 正文

【荷塘】母亲的爱情(小说)

日期:2022-4-21(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1

将母亲的电话拉进黑名单是去年的事。作为她的亲生女儿本不应该对她疾恶如仇,可每次听到乡邻们轻蔑地议论她,我跳河的心都有!

看看,我的发小秀珍在微信聊天时又聊到了我母亲,说她和她的相好孙有朋鬼混时被人关在了屋子里,前后门都用粗壮的铁丝扭紧了,插翅难逃了。她还发了一段视频过来,将当时的场面一览无余地展示在了我的眼前,这等于是把我的心再次撕开了,血淋淋的一片……

进了头伏,湖北的老家正值酷暑难耐,这一天却出奇地凉快,极像青岛海边的气候,细风夹着水的湿润吻着人们裸露的肌肤。大伯郑得贵骑辆电动摩托下乡,他是来老家青羊岗吃酒的,华叔的儿子苕驼考取了大学在家里大宴宾客。大伯在集镇上开理发店,专门给男人们剃头。他光头剃得好,平头也理得不错,最擅长刮脸修胡子。集镇上虽说有好几家理发店装饰得富丽堂皇,不像大伯的店面简陋,可是大多是女师傅,乡村里的留守老人是不愿去的。大伯早早地开门,迎送了几拨男客,不到正午就关了门,带上几样简单的理发工具骑上电动摩托下了乡,他要到华叔家赶午饭,之后给几个不便上街的老人剃光头。由螺蛳湾集镇到老家青羊岗,要走张家大湖湖堤,经过我家近处的电排渠。走在电排渠边的水泥路面上,老远就望见孙有朋进了我家的大门,随之大门便关上了。孙有朋与母亲勾搭成奸早已在青羊岗传得沸沸扬扬人人皆知,大伯像被人无端地打了一闷棍,既愤慨又烦躁。他心知肚明,孙有朋进屋没啥好事。这家伙简直欺人太甚,没将我爸放在眼里,也没将郑家人放在眼里。孙有朋去街上找大伯剃头时大伯就将话挑明了,看在老同学的情面上也不该让郑家如此难堪吧?孙有朋不回应,闷着头不吱声,只当是大伯在说别人。大伯心中的火气噌噌地往上冒,给他浇水洗头,将他的头颅按进脸盆里时故意连他的鼻嘴都按进了水中,大有淹死他而快意的味道。孙有朋硬着脖颈往上挣着,大伯使劲按住不放,双方几秒钟的较劲,大伯还是松开了手,这相当于给了他一个严重警告。孙有朋差点就呛了一口水大口喘着气,脸因憋气而通红,从此不再找大伯剃头,却是依旧与母亲沆瀣一气。大伯与村里人说,早知如此就会继续将他的头按在水里。

大伯气愤归气愤,却是无可奈何的。在我们老家女人有了外遇称之为“偷人”,母亲偷人是暗地里的。奶奶觉察到时顾及脸面侧敲旁击地告诫过母亲,后来见母亲无所顾及没有半点悔改之意,便公开叫骂起来。奶奶骂人的水平在青羊岗赫赫有名无人能比,母亲显然不是奶奶的对手,但她不想轻易认输,见对骂不赢,趁着奶奶不注意,竟然提了一桶大粪噗拉一声泼在了奶奶的床上,让奶奶彻底地闭了嘴。虽说我是母亲的婚前子,母亲嫁到青羊岗将我裹在腹中一并嫁过来。我不是爸郑得福的血脉人人皆知,而弟弟郑小糠却是没掺假的,丝瓜脸,秤砣鼻,筲箕嘴,完全是郑家人的标配。弟弟正在读高中,若是郑家人逼得急了,她脚底抹油跑了呢?好歹母亲还在家里进出,还是我爸名义上的妻子,每月还在给弟弟往学校送钱送粮。奶奶再三交待了大伯和二伯,睁只眼闭只眼吧,万一有争吵,动口不动手,谁叫你兄弟是个哑巴呢。

大伯是忍了又忍,时刻记住奶奶的话,不然会提把刀砸门进去。捉贼拿赃,捉奸拿双。大伯停下电动摩托,立即打电话叫来了几位本家只弟,用粗壮的铁丝把我家的前后门扭死了。

这里是一大片精养渔池,湖田改挖而成的,紧靠电排渠,称为青羊岗渔场。爸与母亲结婚后承包了一口,有十多亩,在池干上修了三间平房一直住到现在。渔场人烟稀疏,喂鱼人住在自个的渔池边,东一西一户的。此时电排渠边的树荫下围着一群人,有喂鱼的,有上面种地的,有亲朋,也有乡邻,议论纷纷,指指点点。二伯站在大伯的对面抽着纸烟,他过去做过裁缝,现在在家里喂龙虾,性格温和,说话慢条斯理,平时喜欢看市电视里的农村节目“稻花香”。他同大伯说,这样锁着也只是锁着,不如打电话给“稻花香”,要他们派记者来采访报道。大伯用铁丝锁了门,正骑虎难下,二伯一语惊醒了梦中人,他说好呀!于是掏出手机,拨通了“稻花香”,将整个事件添油加醋地喧染了一番。“稻花香”回复:两小时到!大伯无比兴奋,同二伯商量,兄弟俩换班吃饭,守好前沿阵地,防止狗男女破窗而逃。记者来了要采访录相,之后在电视台播放,让十里八乡都知道他们的丑事,看他们还如何见人?

2

也不知我爸去了哪里,秀珍发过来的视频里不见爸的影子,割鱼草去了?为几亩水田旱地打药治虫去了?我家渔池喂得好,鱼儿密度大养得肥,当然池干上的草料不够吃,都会在老屋的田地里种上一些。渔场的人都是种田人,这片湖荒地开挖成了渔池,他们搬下来喂鱼,而上面的承包地还在,得上下两头打理。爸每天开着手扶拖拉机去农田里割草,再捆好码在车厢里拖回来,停在渔池边,一捆一捆地解开丢进渔池,让鱼们散欢着吃。爸只晓得一门心思劳作,偶尔有事向母亲啊啊几句。

整日戴着一顶绿帽子,想必爸的心里不好过,只有默默地用劳动来折磨自己,白天割草、种地、喂鱼,晚上难得睡安稳,一是怕人偷鱼,二是怕池里的鱼缺氧翻塘,他给自己定好了闹钟,每两小时起来查看。刚开始母亲与孙有朋有染,爸“啊啊啊”地发过脾气,在母亲面前指手画脚地用肢体语言表达他的愤怒,母亲任凭爸喧泻自己的情绪,照常在家里洗衣做饭,尽着女人的本份。孙有朋第一次来我家,爸在上面田地里割草。爸开着手扶拖拉机在突突突的声响中将一车渔草拖到了大门口,见大门紧闭,敲门没人应,从门窗缝隙里见到了孙有朋的身影,一气之下跑到了支书家里,猛然跪在支书面前泪流满面,一边比画着一边咿咿呀呀诉说了一通。支书不明就里拉爸起来,找来纸笔要爸写出来,爸只读过小学三年级,认不得几个字,他拿着笔艰难地在纸上戳了一通,终于将意思基本表述到位。支书认为母亲和孙有朋太伤风败俗且胆大包天,在青羊岗村影响极坏,将青羊岗村的名声都弄坏了,于是以严肃的口吻交待副支书去处理好此事,要求当事人写检讨保证,悬崖勒马规矩做人。副支书分别找母亲和孙有朋谈了话,次日母亲竟然与孙有朋在青羊岗不翼而飞了,爸爸知道她是半夜起床打电话电话找了摩的走了,是去广州打工了。

没将母亲的电话拉进黑名单之前,我经常发微信给母亲,有请求有指责,看在女儿的份上安分守己吧,若是长此以往我们一家人还有什么脸面在青羊岗生活?打电话我都羞于启齿。母亲总是回些无可奈何的表情,说你还小,感情的事你还不懂,我都二十一了呀,还不懂?玩伴之间吵架,人家骂过我是私生子。奶奶不待见我,有了弟弟之后更加明显了,好吃的留着给弟弟,我是见不到的,只有爸不同,爸视我如同己出。上幼儿班时都是让我骑在他头上顶着我去上学,有小朋友欺侮我他就依呀呀地吓唬他们,小朋友就再不敢轻易欺侮我了。可是小朋友时常向我翻白眼,露出讥笑嘲讽的表情,有时故意学爸啊啊啊,让我难堪,我便开始对爸产生了恨意。人家的爸怎么英俊潇洒谈笑自如,而我爸却如此猥琐哑巴呢?我不再理他了,也不再让他接送上学,宁愿一人背着沉重的书包风里来雨里去。爸并不糊涂,知道他的哑巴对我产生了伤害,便不再去学校了,接送我的事完全由母亲接替。我读完初中对读书没兴趣,虽说中考分数达到了一般高中的起分线,高中老师来家里招生走访被我拒绝了,坚决不读高中了。爸围着我啊啊啊了两个月,意思是不准我中断学业。他的哑语我懂,他说我还小,不读书去做么事呢?多读一句书比少读一句书好,家里又不差钱钱存着呢。

后来我长大了,愈来愈体会到爸对我真心的爱,我对他说,你就不担心我了,让我出门去闯闯吧。到了青岛,我时常和爸联系,视频聊天,看他在视频里比划着,交待他照顾好自己,有时问他最近母亲对你好不好?他一个劲地点头,很满意地眯眯地笑着。我清楚得很,母亲怎么会对他好呢?

母亲与爸的婚姻,我多少知道了些,是谈不上真正爱情的。

年轻时母亲在广州一个服装厂打工,据说是舅带她去的,与舅在同一个工厂里。几年之后居然有了我,属未婚先孕,怀着大肚了,离临产期不远了,母亲将我带回了江南青川老家。我曾凶恶地问过母亲,你为什么要生我?为什么不事先将我处理掉?

爸是个哑巴,年近三十单身在家,奶奶托亲朋好友到处物色对象一直没有消息,再拖下去终究不是个事,只要母亲到了郑家安分守己,以前的事既往不咎。

3

母亲怎么会看上孙有朋?孙有朋也在渔场喂鱼,离我家半里路,其相貌的确比爸受看许多,高个,长脸,嘴角牵着两只小酒窝,笑的时候更是突显。孙有朋大母亲十多岁呢,况且他家有老婆有孩子的。他老婆我喊余妈。余妈年愈五十仍旧风韵尤存,比母亲的长相和知识要强。余妈完全将她男人没有办法,据说为孙有朋与母亲的事在家里争吵过也打过架,孙有朋是铁了心的,她又打不过他,便找母亲谈论,求母亲放过她家里人,不要第三者插足了。见到母亲一脸凛然,恶着眼看着她,知道母亲的厉害不是虚的,我奶奶是什么角色?在青羊岗村鬼见愁,却在母亲的面前甘拜下风,余妈怎敢用教训的口吻同母亲说话?语气立马转软了,你就放过我吧?你看我家里,大儿三十多岁还没结婚,小儿也老大不小,得过小儿麻痹,虽说念了个大学,勉强找了个工作,但工资太低,基本上是自己养活自己。瘸着一条腿,家里又穷,只怕是与老大一样要打单身。他个狗日的不成器,屋里事不管。你看我们咧大家人,还挤在三间矮屋里。说着说着抽抽噎噎起来。母亲没等她将感情淋漓尽致地发泻完毕便下了逐客令,你走!你走!你家穷也好富也好我又没要过你半分钱!

母亲的话说得刻薄下流,她没得过孙有朋物资上的好处应该是事实。我很小不知事时母亲和孙有朋去县城带上了我在购物广场给我买衣服,孙有朋准备掏钱付款母亲坚决不许,反倒是见到母亲经常给他买香烟抽。她抽烟的姿态很美,吸时腮颊上的酒窝很深,几乎可以放下两只鸡蛋。我就想他为什么不是我爸?上帝真是不公平,竟然给我一个哑巴爸爸!若是几天不见他,我便睁着天真的大眼问母亲,怎么不见孙叔了?孙叔将信息摸得特准,来时爸肯定不在家,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大把的水果糖给我,母亲对我说你去外面的树下玩去,母亲和孙叔有事要谈,有人来你就说屋里没人。有糖吃自然高兴,我搬把木椅到门外的香樟树下边吃糖边看小人书。奶奶来了,她是问弟弟回家没有,被我生生拦走了。长大了些,我明白了事理,开始对他产生了愤恨,这样的事又不好开口说,只是不再与他说话,偶尔遇见不再亲热地喊他,恼着脸头一调过去了。他不再无所顾及地乘爸不在家溜进家门与母亲鬼混,与母亲的丑事从没终止过,这从母亲的举止言行看得出来。时日长久,无意中听到了乡邻们许多关于母亲与孙有朋的风流韵事。

关于母亲与孙有朋勾搭上有许多不同的传闻,对孙有朋由好感到产生所谓的爱情,母亲一定是经过了一段心理历程的。奶奶说过,母亲嫁过来时还是个贤妻良母规矩本份,与爸恩恩爱爱的。母亲个头不高不矮,身材不胖不瘦,完全符合农村人的审美标准,爸的自身条件就相差许多。当时我们一家与奶奶爷爷住在一起,住在上头的农田边的老屋里,完全在奶奶的掌控之下,一举一动都逃不出奶奶的火眼金睛。母亲在老屋生下了我,又生下了弟弟郑小糠,奶奶将母亲捧在手心,有点好吃的一定率先让母亲吃,尽量让母亲高兴。母亲叫毛佑芳,奶奶说,佑芳,得福一哑巴,跟他说话像跟墙说,娘知道这是苦了你的,有么心里话就跟娘说啊,儿女转眼间就大了,你就可以跟儿女们说了。得福勤劳本份,有事情你就尽量吩咐他做啊!母亲觉得奶奶说得在理,便轻轻地点着头。

母亲黏上了孙有朋,我一直就弄不明白。虽说孙有朋比爸的确长得威武帅气些,但年龄却大母亲十多岁,比爸老态不少,且吸烟喝酒,对家庭毫无责任心。在渔场比他年轻帅气各方面条件优渥得多的男人多得是,为什么母亲单单就看上了他?

4

与发小秀珍聊天是无所不谈,儿时起只有秀珍不嫌弃我。秀珍去年结婚,嫁在本村,双双到广州打工,今年有了孩子,这次回家长住是专门等着生宝宝的。她劝我早点谈朋友结婚,何必为家里的事烦心呢?我说不急,对爱情还没有信心,若是像母亲与爸他俩不如单身过呢。秀珍说母亲找过她几次了,请秀珍转告我她是有苦衷的。

因为母亲的所作所为,家里与亲戚之间少了来往,与乡邻之间更是疏远,除非有婚丧嫁娶才由爸作为代表了个人情。至于母亲的娘家百里之外的青川,似乎断了联系,想想只是儿时母亲带我去过两次,印象几乎模糊了,只记得周遭是些土丘陵,长着散发着浓郁香味的松树。外婆和外公健在,与舅住在一起,感觉他们住的二层小暗楼比人家的要高大和亮堂。第二次去时我已十岁,玩了一天就回来了,走时母亲与外公发生了争执,母亲恶着脸手指着房屋,说这都是我的。我也不懂,怎么外公家的房屋是母亲的呢?过了几年,舅打电话来说外公死了,意思是要母亲上去悼唁,做为外公唯一的女儿去哭几噪子,母亲居然无动于衷,且爸要去被母亲坚决阻止了,她一定是怕爸去她娘家丢她的人。母亲从来没让爸去过青川。都说女人百岁都有娘家,意思是说娘家对女人来说有至高无上的地位,有深至血脉和骨髓的亲密。母亲却不一样,娘家对她没有丝毫的念想,在家里从来不提娘家的任何亲戚,弟小糠说他有同学在青川,可以顺便去看看舅,问母亲舅究竟住哪镇哪村,母亲说有什么好看的?舅死了!语气中带着怨恨。推想母亲与舅之间有啥过节,难怪母亲嫁过来二十余年,不见舅到家里来过。也没听说过舅死了呀,说舅死了应该是母亲不待见他随口胡诌的。从前交通不便,来去的确困难,如今公路四通八达,骑辆摩托车,百十里的路程顶多两小时到了。我不知道母亲这人怎么会我行我素四面树敌,娘家成仇家,母女成冤家。昨日下了班,我与几位姐妹在青岛的海边赏海景吹海风,接到一个陌生电话,按开见是母亲打过来的,声音嘶哑低沉,哽咽着喊了声小米,我分辨出是她的声音便毫不犹豫地挂断了。

治愈癫痫病需要多少钱
吃什么药可治疗癫痫
癫痫病用药三大指南

友情链接:

诟龟呼天网 | 爬行垫厚度 | 白豆腐的做法 | 如何养好乌龟 | 员工补充医疗保险 | 笑倾三国 | 同济后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