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线段比例尺怎么画 >> 正文

我相信你

日期:2020-11-14(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五月,白亮的太阳高挂在天空中,炙热的阳光烘烤着大地,翠绿的树木纹丝不动,行人拖着黑色的影子有气无力地游荡。

友全站在火车站广场不时地看手表:“去不去?”

这会儿,一个皮肤黝黑上身一件灰色白条纹T恤,下身一件蓝色西裤,脚上一双掉漆的棕色皮鞋的男人走过来:“去长城吗?”说着眼睛四处搜寻。

“多长时间能到?”友全又看看手表。

“一个小时五十分钟。”T恤男回答。

“最晚几点回来?”友全询问。

“五点半。”T恤男收回目光盯着友全。

“车在哪?”友全看了看广场四周。

“不远。”T恤男说着转身向另一边走去。

友全紧跟着,心想:“到长城两点,五点半回来,赶车应该来得及。”穿过广场拐进一条巷子走了二十分钟,T恤男回头:“上车。”说着拉开车门。

一辆白色金杯车坐满了人,友全探头看看车内,钻进车内把自己塞进最后一排空隙里,T恤男拉上门,打开驾驶座门坐了进去。

车子穿过几条巷子后走上宽阔的马路,飞驰向前。车内共有九位乘客,初始有人小声低语,不一会儿,大家都耷拉脑袋闭目养神。

不知过了多久,T恤男说:“都醒醒,说下注意事项。”

友全抬起头,看T恤男不时地回头,便提醒:“注意开车。”

“没事,开了十几年了。”T恤男很自信,“来回车费每人一百二十块,到地方后,我会在原地等着,五点半在下车的地方集合。”

“车费是现在给还是回来再给?”一位男乘客问。

“都可以,回来给的把身份证押在这。”T恤男说。

“身份证怎么可以随便给人。”有人小声低估。

“我拉君子不拉小人,先给钱,身份证可以不押。”T恤男大声说。

车内顿时安静下来,只有轮胎摩擦地面的声音,车窗外的农田树木向后飞驰,远处墨绿色大山一片片白色点缀其间。

半小时过去,车子停在一处空地:“到了。”T恤男跳下车,乘客们蜂拥而出,站在旁边伸展四肢。

“大家把车费给了。”T恤男站在人群中间眼睛扫视着。

有人拿出六十块递给T恤男。“一百二十。”T恤男并没接。

“钱都给了,回来时你走了怎么办?”乘客疑虑。

“我跑车十几年这点信用是有的。”T恤男回答。

“等会我不从这边走,回去的车费不用给了吧。”乘客看着T恤男。

“说好的来回,你不回去,我空车也得跑回去。”T恤男声音越来越大。

站在旁边几个当地人打扮的村民,慢慢地靠拢过来,乘客们便纷纷交上一百二十块,嘀嘀咕咕地随着人群向前走。

友全默默地又从口袋里拿出六十块,叠在刚才拿出的六十块上面,向T恤男走去……

友全悻悻地随着人群向入口走去,走了很久依然没见到入口,看看时间已经来不及,便失望地回到停车场。

T恤男正在和村民打牌,友全上前:“我时间来不及,能不能先把我送回去?”

T恤男和村民嘻嘻哈哈继续打牌,并没有理会。

友全拍了拍他的肩膀:“可以吗?”

T恤男不耐烦地回答:“不可能,为你一个人跑一趟,不亏死了。”

友全看看其他几人,和T恤男商量:“我5点前要回到车站,你比较熟悉,我该怎么走?”

T恤男并不抬头:“我最多把你送到旁边的公交车站,不过你肯定来不及,最好你坐火车回去。”说着,指了指不远处的火车站。

友全看看车站,小心翼翼地问:“不坐你的车回去空出一个位置,你可以拉别人,车费能不能退一点?”

T恤男突然站起来:“这荒山野岭我到哪去找人?说好你们几个人,你不坐是你的原因。”

和T恤男打牌的几个人也站了起来。

友全目光躲闪:“我就问问。”

T恤男又说:“坐公交车吧?现在送你过去,我不能说话不算话。”

友全转身:“不用了,来不及。”说着,向火车站走去。

走出不远,隐隐约约听到其中一人说:“傻B。”

友全在心里底骂:“去你妈的。”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坐黑车……

儿童癫痫的诊断方法是什么
萍乡癫痫病医院哪家正规
西安哪里治疗癫痫病有效

友情链接:

诟龟呼天网 | 爬行垫厚度 | 白豆腐的做法 | 如何养好乌龟 | 员工补充医疗保险 | 笑倾三国 | 同济后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