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目前的位置 : 首页 >> 游戏模拟 >> 正文

【江南】换亲(小说)

日期:2022-4-22(原创文章,禁止转载)

时代:中国七十年代 。

地点:辽北,一个叫潭清的小山村。

人物:马万有,潭清村的老住户,马青山是他的儿子,马翠是他的三女儿。

王长顺,沈阳下放户,杏儿是他的女儿,他有一个在城里的残疾儿子叫王卫东。

马万有最近发现二十二岁的儿子,白天干活特别有劲,晚饭后总是匆匆扑鲁口饭就赶忙出去。

他看着孩子急匆匆又高兴的样子,心里约摸着儿子一定遇到心上人,她是谁,他还丁点不知道,做父亲的本该问问的,可是他想,等等再问吧,樱桃熟了总会掉下来,孩子们谈成了,总会来向自己汇报的。

这天晚上,月亮刚刚爬上山头。村头大柳树下,一对青春男女紧紧偎依在一起,男的抱着女的腰部,女的踮起脚抱着男的脖子,他们嘴唇紧紧贴在一起,身体紧紧粘在一起。朦胧的夜色中,他俩觉得夜晚的世界是属于他们的,包括西边的月,还有树下的风和沙沙地落在地上的树叶。

”我的脚脖子酸啦!”是女孩子的声音。她的声音是娇滴滴的,她的声音是甜美的。

”我不要你累!”是男孩子声音。他的声音粗犷有力。男孩子还是紧紧抱着女孩子,他说,”要不坐在我的腿上?”说完,男孩子松开那女孩子,脱下身上的衣服铺在地上,自己先坐下来,然后伸手拽住女孩子,女孩子顺势倒在男孩子怀里,这时男孩子用右胳膊挽住女孩子头,嘴唇赶紧凑过来,而左手却在女孩子身上摸摸索索。

月亮升高了,今晚的月亮很圆,今晚的秋风很凉爽,原来的知了每天白天都是很恼人的,可今晚它们却不知为何都安静下来,以至于树下的女孩儿那欢快的低沉呻吟声在这宁静的乡村夜晚却传得很清晰很远。

”咳......咳......”突然有人在大柳树不远处咳嗽两声,这声音不小,而青春男女却没有听到。

”咳......咳......”咳嗽的人似乎增加了声音的强度。

男孩子突然停止下来,侧耳听着不远处传来的咳嗽声,这时,女孩子也静下来,她听到这咳嗽声音异常熟悉,突然她轻轻对着男孩子的耳朵说:”我爹!”

男孩子听到女孩子的话一骨碌坐起来,赶紧穿上衣服,抱着女孩子来到大柳树背影一侧。

不一会儿,他俩就听到脚步声从大树的另一侧走过去了。

又好一会儿,他俩手拉手也离开大柳树。

男孩子送女孩子到家门口,深情地对女孩子说:”杏儿,明晚我还在这里等你!”

杏儿没有说话,她看见低矮的草房,透过又粗又厚的窗纸,屋子里的油灯在闪烁出的灯花,看见父亲在屋子里来回地踱步。

第二天晚上,杏儿刚刚打扮好想出去,父亲王长顺走过来,他端详了女儿半天说:”我的杏儿长大了!”杏儿是家中最受宠爱的女孩儿,是父母的心肝宝贝,今天看到父亲慈祥的面容,杏儿也感到很幸福。

”杏儿,我觉得马家的四儿咋样呢?”杏儿的父亲在问。

杏儿感觉父亲的问话有些唐突,但一想到昨晚的事,心里有些忐忑。她没有说话,只是不停地眨着眼睛看着父亲。

”我看那小伙子体格好,有心眼又不多言多语,嗨,就是他家穷点,不过他家仨姑娘就一个小子,还好。”父亲看着女儿说。

”爹,咱家不就有那点爷爷奶奶卖掉城里的房子钱吗?你怎么还嫌人家穷呢?再说......再说......”杏儿回答父亲说。

”再说什么?”父亲问。

”再说咱家还在城里的我哥......还是......”杏儿吞吞吐吐不愿说出来,其实是杏儿哥哥腿有残疾,现在走路还一瘸一拐呢,今年都快三十岁了。

”你哥啊,我早就准备好娶媳妇的钱了。”父亲说话气脉很足,声音很高。

”你和马家四儿好了吗?”父亲撇过刚才话题,问起女儿的事情来了。

”爹听谁说的?爹刚才不是还说马四儿也不错嘛!”杏儿说话时脸突然红起来。

”哦,你俩好多久了?”父亲问。

”没......没啊......”杏儿有些不好意思。

”杏儿,这事就不要遮遮掩掩啦,爹都......”父亲看着女儿脸色通红,就把下面的话噎回去了。

”从去年秋开始好的,没多久,但感觉挺好的。”杏儿一边回答,一边看着父亲的脸色,她发现今天父亲的情绪显得格外好。

”杏儿,你感觉他将来能行吗?”父亲关切地问。

”这......我看他现在挺好的,将来......”杏儿眨着眼睛想了好半天说。

”他说要娶你了吗?”

”他说了。”

”什么时候?”

”他说等他三姐都结婚了,他就娶我过门。”

”你答应啦!”

”嗯!”

”好!”

那天晚上,月亮还是像往常一样亮,大柳树底下还是悄悄地不停飘落下发黄的树叶,知了都躲到自己的巢穴里,不敢出来。

杏儿悄悄来到树下,刚刚站稳,马青山就把杏儿一下子楼到怀里一个劲地亲着。杏儿幸福的心在咚咚地跳着。

好一会儿,也许马青山有些累,就停止亲吻杏儿,但还是看着杏儿的眼睛说:”杏儿,今天怎么来晚了?”

杏儿本来绯红的脸又红了,她说:”我爹知道我们的事了。”

马青山严肃起来,他松开搂着杏儿的手说:”他......他怎么说?”

杏儿看着马青山一脸严肃的样子笑了起来,她跳着亲了马青山一口,说:”爹夸你啦!”

马青山听了杏儿的话,睁大眼睛看着杏儿,问:”真的?”

杏儿含情脉脉地看着马青山说:”哥,我说的都是真的!”

马青山突然抱起杏儿,在地上转了好几圈。

就在杏儿与马青山约会时,杏儿的父亲也悄悄走出家门,直奔面前的马万有的家。

马万有和老伴一共生下四个孩子,三姑娘一个儿子,大姑娘出嫁好多年,如今外孙都五六岁了,二儿女去年结婚,婆家就在本村。家里就剩下二十四岁的三女儿和二十二岁的儿子马青山。

马万有老伴在生下儿子那年不幸得了产后风,多亏用了两个女儿家的彩礼钱给老伴东奔西跑地治病,才让老伴绊绊磕磕地活到今天。马万有想,如果老伴能看到儿子结婚,他也算对得起含辛茹苦陪伴自己大半辈子的老伴了。所以常常扬言说,遇到合适的想早一点给儿子结婚,就是为了老伴能看到,如果运气好,她还可以抱抱孙子呢!

这天晚饭后,他给自己老伴答对好了,自己拿起酒盅放在热水里烫起酒来,又从碗架里拿出二亲家送来的猪头肉,想给自己打点剔西(自己一个人额外吃点好东西)。这时,门开了,马万有刚刚仰头想喝下酒,他斜眼看见王长顺悄悄走进来。

马万有赶紧缩脖咽下白酒,扔下筷子下地把王长顺推到炕上说:”兄弟你真赶嘴,我亲家送我这猪头肉我刚刚吃第一口。”

王长顺进屋时就闻到这香喷喷的猪头肉,嘴里就泛出口水,但是他还是说:”今天去街上砍了二斤猪后鞧,我让屋里的给焖着吃了。”

马万有知道马长顺上午还和杏儿在孙家沟扒苞米,这明明是在诳自己,但他假装不知道,他还是说:”走一步,一碗空,咱哥俩还是来喝点高粱土烧,吃点肉吧!”

这回王长顺可不客气了,抬起腿坐在炕上,趁马万有仰头喝酒这当儿,他用手拿起碗里一块最大的猪头肉放在嘴里嚼起来,由于肉块大以至于让他腮帮子鼓鼓的。马万有让他喝酒时,他摆摆手说:”先让我嚼嚼再喝。”他努力嚼着,马万有端着酒盅一直在等着他,可是马长顺嚼了半天他还是吐了出来,原来是一块不大不小的猪骨头。

吐出骨头,他接过马万有的酒杯仰脖就喝下去,然后嘴里却不停地发出”嘶嘶”的声音,他用舌头舔舔腮帮,他感觉刚才的猪骨头划伤了嘴。

他停下不再喝,说:”大哥,今晚来,我是要告诉你一件好事!”

听完王长顺的话,马万有突然仰脖又喝下一盅酒,他瞪大眼睛,脸色通红,说:”什么好事?”

王长顺看见马万有很认真,赶紧贴在他耳朵上嘀咕了几句。

”真的?你能拿准?”马万有睁着大眼睛红着脸看着王长顺。

”让我撞见过,我也问过我家杏儿,估摸他俩现在还在......在......”王长顺也瞪着他一双小眼睛说。

”他俩现在能在哪?”马万有问。

其实马万有听了沈阳下放户王长顺说自己的儿子和他家女儿杏儿谈恋爱,他既高兴又怀疑,高兴的是儿子早早有了心上人,怀疑的是杏儿是村上最上排的姑娘,长得俊俏不说,还有她说话响快,通情达理,一手好针线活,一手好庄稼活,虽说是外来的姑娘,可上村下甸来提媒的很多,他马万有都眼馋得不行,他常常怪自己儿子不争气,没成想儿子真是和自己可心的人好上了,他心里就甜成了什么似的。

但是他心里还是有那么一点不相信,于是他拽住王长顺到自己跟前也贴耳嘀咕几句,然后跑到里屋给老伴掖了掖被子,拉上王长顺就走出去,他俩很快就消失在夜幕里。

八月初十,是马万有找当地先生选定儿子订婚的日子。

八月初一,马青山的三姐马翠领着弟弟徒步走了八里地来到镇里,给弟弟做一套迪卡蓝色衣服准备订婚那天穿。

路上三姐对弟弟说:”弟,杏儿真不错,你俩搞得好秘密呢!”

弟弟说:”姐,咱妈咱爸在村上就相中杏儿,我也费了不少功夫呢。”

姐姐说:”呵呵,平时看弟弟憨憨的,关键时候还挺有心眼的。”

弟弟说:”杏儿,善良漂亮能干,又理解人,我很喜欢她。”

姐姐说:”你说她能理解人,怎么说?”

弟弟说:”姐,咱爹跟你说了吗?”

姐姐说:”咱爹刚和我说才知道你俩的事,其他什么也没有和我说。”

弟弟说:”姐,杏儿知道咱家没有钱,她说服她爹不要一分钱彩礼。”

姐姐说:”这可难为杏儿了,她爹那个老财迷,是十里八村有名的啊!”

弟弟说:”是杏儿亲口和我说的,我很感激杏儿,等结婚后我一定好好待她。”

姐姐说:”怪不得咱爹这几天总是喝点烧酒,高兴着呢!”

弟弟说:”这几天,咱爹常夸我,还说杏儿是王家的掌上明珠,在咱家更是咱家的星星月亮啊!”

姐姐说:”我看你俩这样好,和咱爹说说,让他去和王家商量,明年春就把喜事办了吧?”

弟弟说:”姐,这不行的,你还没有对象呢,等你结婚了我再办喜事。”

姐姐说:”弟弟,咱家底子薄,我在家帮咱爹再干几年,咱爹年龄一年比一年大,这样你和杏儿结婚以后的日子也好过些。”

弟弟说:”姐,你在咱家最苦最累,中学没有念完就下地干活,在家里又要侍候咱妈,还要供我上学,等我有钱,我就不让姐姐再累。”

姐姐说:”其实,弟弟,姐姐还要告诉你实话,姐姐再等几年结婚,是想找一个好对象,姐姐看到你找到称心如意的杏儿,真是替你幸福,姐姐也一定找一个让姐姐称心如意幸福一辈子的人!”说完,姐姐翠儿朝着弟弟乐了,而且脸也红了。

弟弟说:”姐姐,咱村这么多小伙子,你都没有相中吗?”

姐姐说:”弟,你看我们村的人,春夏秋三季,天天脸朝黄土背朝天,汗珠掉地下摔八瓣,冬天吃饱了睡,睡饱了吃,人活得多没有意思啊!”

弟弟说:”那姐姐要什么样子的生活呢?”

姐姐说:”具体我也说不上来,反正我要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人,不要像大姐二姐都是父母说的算,活得窝了巴屈一辈子!”

第二年春天来得早,刚刚进入阳历五月,潭清村的前后山的松树就快封了门,松叶是翠绿的,隔着村口的一条河都听见喜鹊在高高的树林里叽叽喳喳地吵闹着。

再有半月,也就是五月十八日,马万有的儿子马青山就要就婚啦!

马家异常忙碌,连躺在炕上的马万有老伴有时也坐起来用一只手帮着三姑娘给被子絮棉花。一家人在忙碌中快乐着,大姑娘二姑娘拖家带口也回来了。

糊好西屋子的棚顶;扫好西屋的疙疙瘩瘩;拉黄土垫平西屋地面;放好西屋灶台上十印的铁锅;买好细瓷的盆盆碗碗放在西屋的橱柜里;安好院脖子上的木大门,更要清好土坯深坑式的茅房便所。

大姐夫赶着牛车去镇里买回来木质烫花的立柜,二姐夫用手推车借来了邻居家的家什,二姐跟着让大姐夫去镇里买回来米面菜肉,大姐把父亲母亲的衣裳里里外外洗得干干净净。

马万有的小舅子有一台凤凰牌自行车,他这几天最辛苦,他每天要骑着车子告诉亲属朋友马家娶媳妇的消息,累了,坐在路旁的草坪上休息一下,饿了,吃口苞米饽饽,撅屁股在路旁的河沟里咕咚咕咚喝几口水。他每天都是要顶着星星走出,还是顶着星星月亮回家来。

五月十二日,马翠端着新买的瓷盆和包袱皮送往王长顺家给杏儿装结婚的东西。刚刚进院子就听见好像王长顺在发脾气,好像声音很大,像似在骂人。

翠儿走进屋子里,看见王长顺铁青着脸看着杏儿,杏儿看见翠儿进屋,赶紧擦去脸上的泪珠,接过瓷盆和包袱皮放在炕上,然后让翠儿坐下,说:”三姐,坐下,我爹他......”

治疗癫痫病的费用有多少
详谈癫痫病的早期症状
陕西哪家癫痫病医院治疗好

友情链接:

诟龟呼天网 | 爬行垫厚度 | 白豆腐的做法 | 如何养好乌龟 | 员工补充医疗保险 | 笑倾三国 | 同济后勤